义乌义博库存贸易库存收购库存回收-13484099997

义乌义博贸易收购库存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浅析库存服装如何处理-哪里收购库存服装13484099997

2016-09-04 23:06:19 义乌义博贸易收购库存 阅读

浅析库存服装如何处理-哪里收购库存服装13484099997

1469558344113337.jpg

库存业的春天,通常都伴随着上游工厂冬天的气息,如果说那些积压在仓库角落的存货是一只只奄奄一息的猎物的话,“跑货佬们”则更像是犀利的秃鹫。

  “义乌·中国小商品指数”发布5年来罕见地连续跌破“景气”关口。而从宏观面来看,海关数据显示,今年前七月,在我国传统的劳动密集型出口产品中,服装和纺织品出口均出现了下降。

  “跑货佬”

  刘先生告诉本报记者,他手里的这些领带来自浙江嘉兴、湖州好几个厂,有些是客人订了不要的,有些是自身销售余下的。

  他掌握有几百个工厂名单,还有很多其他地方“跑货佬”的联系方式。“或者跑到工厂直接寻找,或者其他地方的伙伴告诉我们信息。我们有什么货就做什么,什么货都可能有。”

  “有好多‘跑货佬’一开始都是骑着三轮车转来转去,慢慢就买起了大车子,开起了自己的店铺。”欧女士对本报记者说。

  今年年初,某网站的创始人吕新传在义乌火车站打出了一幅巨大的电子广告牌——“库存变现才是硬道理”,同时打上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正是在这个时间节点前后,“义乌·中国小商品指数”跌破1000点的“景气”关口(今年2月)。这个自2006年开始发布的义乌小商品“晴雨表”此前还从未出现在1000点以下,即使是2008年欧美金融危机期间。

  今年以来,这项指数只是在4月重新回到1000点以上,但其余时间都在千点以下。

  海关数据显示,今年前七月,服装出口829.3亿美元,下降0.2%;纺织品544.7亿美元,下降0.2%。

  在义乌的小商品市场,这本该是一个忙碌于圣诞订单的季节,只不过对一些商家来说,往年火热圣诞生产季却有可能变成“剩淡季”的尴尬。

  “跑货佬”再度嗅到了商机。他们的职业生涯伴随着五爱库存市场的发展而壮大,这里是全国知名的库存市场。相比欧女士2006年前后进入这个市场,余军委的好朋友车卫国入行更早。据余军委介绍,车卫国从2003年就开始做库存。他之前是开服装厂的,后来厂子倒闭了,要处理自己的存货,就顺势做其他厂的库存处理。

  从零敲碎打到初具规模,2008年的欧美金融危机是一道分水岭。用业内人士的话说,这个全球经济的寒冬催生了库存业的第一个春天。当年,余军委开始在网上发布了他收购库存货物的信息。

  “一天我能接到五六十个电话,都是工厂的,有大量的工厂在倒闭。”余军委说,直到2009年五六月,业务量达到了顶峰,两条电话线每天都被打爆了。

  “直到2008年年底,五爱只有80多家批发商。之后每年都在成倍增长,到现在已经大概有上千家的批发商了。”余军委说。

  脆弱的厂家

  作为浙江一家进出口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薛柱也是在2003年就开始做库存生意。他对本报记者说,最早行业避谈“库存”这个词,因为这个词看起来贬义,“积压”反倒比较“含蓄”。慢慢的,人们发现,库存更直观、更容易理解。

  “库存(生意)是一个寄生行业。”薛柱说。

  从2010年开始,余军委转型做库存的信息平台,“我们一开始也是做库存的批发商,但是后来发现要处理的库存货品越来越多,有好多产品我们都没有接触过,完全不懂。而大量批发购买的大多都是行家,他们提出来不如给我们信息费,他们和卖家直接沟通。”

  从2010年四五月份至今,余军委的库存中介网站累计发布了10万多条库存货处理信息,“实时有效的信息现在保持在一万条左右。”余军委说。前前后后,他合作的厂家有上万家,“基本都是一次性合作的厂家,大多因为对方资金问题或者直接倒闭处理的关系。”

  库存越多,意味着工厂亏损得越厉害,“不是低于成本价,我们根本不会考虑。”欧女士说。

  吕新传告诉本报记者:“一般库存货物的收购价是成本价的四分之一到二分之一。”随着这个行业不断细分,一些资金实力雄厚的公司也不断参与进来,比如大型设备物资回收的专业公司。

  “很多都会说高价回收,但真正谈了都是死命砍价。”欧女士说。

  余军委更加直白地说:“甚至你想象不到的价钱也会被开出来。做库存的是没人性没天理。但是,没有办法。我们必须要小心,要把风险降到最低。因为这些货拿在自己手中很有可能也会变成库存。”

  一般而言,库存处理商收购库存货品后将其通过其他批发商销售到经济欠发达地区或直接销往海外,“这些地方的批发商只在意价格,像一些中东国家都是大量进货。”欧女士说。

  去库存化研判

  吕新传并不专门做库存批发,但他的新网站需要大量的礼品进行促销活动,“广告牌出来后,我每天都能接到库存要处理的电话,现在我的需求已经完全满足了,甚至还有一部分库存货我们顺便做了销售。”

  在8月底,吕新传把库存的广告牌撤了。

  余军委则认为,最近很多工厂都不开工了,订单变少了,但一些厂家现在还不着急出手,还不会给出特别诱人的价格。

  这也是为什么“八九毛钱一条”的领带对欧女士的吸引力依然不大。

  尽管他判断这个行业又会迎来春天,但其势头不会超过2008年,“工厂应该不会比2008年(金融危机)更糟糕吧。”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2009年,一家工厂有60多万双女士时尚凉鞋积压,如果不快速处理就要倒闭了。工厂几个人拿着样品到处寻求处理,甚至在半夜里找到他请他快速帮忙发布信息,“这些厂一倒闭都是一个链条的倒闭,牵扯出很多三角债。”

  而就目前的情形来看,至少统计数字还不那么糟。

  国家统计局上周末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中国PMI指数为49.2%,连续第四个月回落,同时为9个月来首次跌至50%临界点以下。但从分项指标看,8月份PMI出口订单指数同上月持平。有分析师预计,市场需求支持的企业订单增长将呈现走稳态势,企业长达半年多的去库存活动预计将结束。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20 www.metinfo.cn